kinoindie

《絕魂夜》導演專訪 帶你進入惡魔遊樂園!

原作者:Jessy Williams (Scream)

 

《惡靈回魂》(Cassadaga)嚇人導演安東尼迪布拉西(Anthony DiBlasi)最新驚悚超自然鉅獻《絕魂夜》(Last Shift)令人毛骨悚然的劇情宛如《沉默之丘》(Silent Hill)的恐懼壓迫感顫慄來襲!雖然是部心理驚悚電影,但只要能夠撐到最後,觀眾們就會感受到恐懼中的動人含意。

 

專訪導演安東尼迪布拉西暢談《絕魂夜》與導演強約翰卡本特(John Carpenter)1976年的《殲滅13區》(Assault on Precinct 13)會被互相比較的因素、以女性做為故事主角的構思。迪布拉西毫不吝嗇,有問必答,大方分享滿足觀眾們的好奇心!

 

Scream: 請簡單介紹一下《絕魂夜》的劇情。

 

迪布拉西:《絕魂夜》的劇情圍繞在一名菜鳥員警潔西卡羅倫身上。警察局搬遷,她被指派駐守舊址一晚。而就在當晚,她發現了警察局必須遷移的真正原因,警局裡有著極度險惡的怪異現象悄悄在蔓延。

 

Scream: 電影一開始的每個細節就讓人感受到緊繃的氛圍。從潔西卡與母親在電話中的衝突還有在警局裡與行為詭異的警長會面就知道她這一晚可真難熬。你是如何營造並維持這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懼感?你真的著實的嚇到我了,我從頭到尾都怕死了。

 

迪布拉西:太棒了!我跟製作夥伴同時也是編劇之一的史考特一起商量的。我們朝著精美,小而巧的方向前進並運用了大量的音效。我跟音效團隊緊密合作,給了他們一個大難題,我希望他們能夠拿出最好的本事。人的恐懼來源,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於聲音。例如說,當你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只要聽到一點小聲音就會神經兮兮的。我希望觀眾看完這部電影時會有一種親身經歷的體驗,從主角的觀點敘述出劇情的發展讓觀眾們覺得這件事情真的發生在自己的眼前。這是她第一天上班,她很緊張也完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與其有人用很充滿活力的方式歡迎她,我想要讓觀眾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一晚絕對會不太順,第一時間就架構出陰森詭異的氛圍。警長的行為有點怪異,而他也很清楚知道這個警察局鬧鬼。只有潔西卡不知道等著她的是什麼樣的超自然體驗,我想讓觀眾們感受到那股被蒙在鼓裡的感覺,隨時都無法鬆懈的恐懼。

 

Scream:雖然你說以潔西卡的觀點敘述故事,但在攝影的技巧下也轉換了立場呈現出鬼魂的觀點,這是刻意安排的嗎?

 

迪布拉西:當然,最準確的形容方式就是把她塑造成鏡頭拍攝的唯一主角。而空間也很重要,那些房間和延伸的走道和許多的邊邊角角都是不可缺少的關鍵。就像是迷宮一樣,讓人緊張不知道拐個彎會碰到什麼,女主角在這巨大的空間中也會顯得很渺小。

 

Scream:你是如何找到這間警察局當做拍片現場?

 

迪布拉西:這件事我們真的很幸運。我們還沒開始撰寫劇本的時候就已經有明確的方向,並知道我們想要打造一部小而巧的電影。我們開始找場地並在附近找到一間荒廢的警察局,已經很多年沒有使用了。就在佛羅里達州,完美的最佳場地。有電有水還有一些雜物,我們就以這個做為出發點並開始寫故事。

 

Scream:在如此狹小隱密的空間內拍攝有遇到什麼挑戰嗎?

 

迪布拉西:只要是空間小就會很難架設器材,但總是得想辦法處理。我們每天晚上都熬夜拍戲,也盡量使用手持式攝影機比較省麻煩。當然有好幾幕都逼得我們藝術指導和製作人要不停的把東西搬來搬去,喬好最佳位置,尤其是在小房間裡拍攝的時候。很幸運的是,走道都很長讓我們有很多空間可以運用也可以利用攝影機座。

 

Scream:你是否有考慮過全程以手持式攝影機拍攝以類似偽紀錄片的方式呈現劇情?

 

迪布拉西:我從來沒有想過要以偽紀錄片的方式呈現劇情片。我的上一部作品《Missionary》幾乎全程以手持式攝影機拍攝,而且有一個特別的技巧讓影像看起來不會亂七八糟,讓作品看起來就像是一部有層次組織的紀錄片。紀錄片的特性就是想要呈現出截然不同的故事觀點。他們可能正在水深火熱的戰區,但還是得要想盡辦法穩定住鏡頭。但我期望讓鏡頭活過來,把它穿戴在一個人的身上,但也不是為了製造緊繃的效果。我覺得這樣的拍攝技巧已經成為一種潮流,像是《追殺厄夜叢林》(Blair Witch)也是這一類型的拍攝技巧,以為只要不停的在叢林中奔跑就可以省略掉很多細節。

 

Scream:編寫劇本的過程如何?

 

迪布拉西:進行的很好。當我跟史考特提到這個警員調派的構思時,我們就閉關了一個月。我希望減少以第三者敘述故事的情境,想要讓觀眾可以透視她的觀點,從她的立場來感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些觀眾把電影跟電動遊戲拿來做比較,但我並沒有刻意營造出那種感覺。不過,我也能夠理解他們為何會有這種想法,觀眾們以主角的觀點發掘真相,找尋線索。我原本就希望從頭到尾都能夠營造出緊繃詭異的氛圍。我很喜歡設計嚇人的圈套,這是寫劇本時我最投入的橋段,其實就很像是在變魔術一樣。如果覺得不夠嚇人或缺少什麼,我們就會修改一些橋段,就是要讓觀眾們嚇破膽。

 

Scream:為什麼會選擇茱莉安娜哈卡維飾演女主角?

 

迪布拉西:她有參加《Missionary》的試鏡,所以我們才會認識,但當時她太年輕並不適合那個角色。她的表現相當傑出,讓我留下深刻印象。我們那時在洛杉磯進行試鏡,副導演因為與茱莉安娜合作過所以也有認識,就向我提出建議。我也很認同,認為她是最恰當的完美人選。我們就打電話給她並給了她一份劇本,她也表示很樂意演出。所以之後就將茱莉安娜的性格與特質融入到劇情中,將劇本寫完。

 

Scream:為什麼將故事的主角設定為女性?你認為女性具有什麼樣的特質與恐怖電影相輔相成為劇情加分呢?

 

迪布拉西:我覺得不管是男性或是女性在很恐怖或危急的情況中都會很自然的從女性的身上找到某種支持的力量。男人常常展現出硬漢的形象,很陽剛的特質,若在大銀幕上,男演員沒有展現出男性雄威一定都會受到批評,也因此造成了某種距離感。其實我們也算是與茱莉安娜一起做實驗,不斷嘗試各種可能,但我們都很確定把主角設定為女警,勢必會是個很有趣的題材。觀眾們大概會認為,主角是個女的,八成到最後為變成一絲不掛的在賣弄身材然後驚聲尖叫感到很害怕。但完全不是這樣的,她可是受過訓練的警察,身上有武器。但既然女主角都不害怕了,那麼要如何營造出嚇人的氛圍呢?我很喜歡的一點就是,她並不是一個只會驚聲尖叫又感到害怕的弱女子。她可是有任務在身,必須堅守崗位而她的職責與信念就是讓她保持冷靜的關鍵但也很矛盾的會令她開始產生懷疑。所以這一整個計畫都是很有挑戰性的,顛覆觀眾們對於女性主角擁有懦弱性格的既定形象,呈現出她堅定的勇氣與膽識。

 

Scream:她是個很堅強的女性,不肯輕易放棄還堅持到最後。她才是最終獵物,打從一開始她就是。

 

迪布拉西:你這個說法很有趣。她才是最終獵物,打從一開始她就是這個故事的完結篇。

 

Scream:《絕魂夜》絕對不是個簡單的恐怖電影。劇情其實很有深度,探索女性脆弱的心理以及如何走出失去親人的哀痛。這是特別安排的嗎?

 

迪布拉西:是的,非常必要的刻意安排。我的其他作品也都是恐怖片,但就像是《恐懼》(Dread)以及《Missionary》不僅是恐怖嚇人,也含有劇情深度跟意義。我很喜歡摸索心理學,去試著了解是什麼原因促使人們做出某種行為。像這樣的電影,主角本身就要有很強烈的動力。不是只想說,「這個地方很可怕,我要想辦法逃出去」,她還背負著身為警察的職責以及想要懷念父親的渴望,就像你說的,她還在想辦法走出失去親人的哀痛。然而,警察局裡的邪魔運用她這一點來對付她,這真的令人感到沉痛。我覺得不管是什麼類型的電影一定都要能夠觸動到觀眾的情感。就像是充滿笑點的喜劇能夠讓人笑到噴淚,恐怖片也是一樣的邏輯,要讓人嚇破膽!不過還是希望,當觀眾看到她渴望再次貼近父親,懷念父親的那幾幕時能夠被感動。雖然是出乎意料的劇情轉折,但也不會覺得突兀。

 

Scream:《絕魂夜》多次被拿來與導演強約翰卡本特1976年的《殲滅13區》相提並論做比較,當你在編寫劇本和拍攝時有意識到兩部電影的相似處嗎?

 

迪布拉西:我知道一定會被比較,因為故事都發生在荒廢的警察局。約翰卡本特導演是我最喜歡的恐怖片導演,《突變第三型》(The Thing)及《極度空間》(They Live)這一類型的電影無庸置疑是我的最愛經典。不過我有很久沒有看《殲滅13區》所以在製作《絕魂夜》的時候並沒有想到兩部作品之間的連結。我覺得他的作品影響了我,在我的DNA裡,但我真的沒有察覺到這兩部作品間的相似度。

 

Scream:還有哪些導演或是作品讓你受到啟發也因而塑造了《絕魂夜》?

 

迪布拉西: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我很喜歡他的風格以及他與演員們互動的方式。這是我最喜歡擔任導演的原因之一,跟演員們相互交流,在各種不同的情境之下給他們發揮的空間,看能夠激發出什麼樣的火花,而結果往往都很令人驚艷。當我在製作電影的時候其實也很陶醉於那種混亂的場面。我不希望時時刻刻都很完美。就像是搭上了一列搖搖晃晃的列車,一路的晃動但最後還是能夠抵達目的地。某種程度的混亂擁有一種魔力,能夠激發出演員們的潛力讓他們在各種出乎意料的情況都能夠有辦法靈敏的應對。在製作恐怖電影的時候還能夠完一點心理遊戲,讓電影多一點獨特性。

 

 

 

Scream:在構思電影中的壞人時,你參與了多少?那個臉上畫著五角星的傢伙是真的很可怕。

 

迪布拉西:李葛里姆斯(Lee Grimes)是個非常有經驗的設計師,所以我們從製作的初期就知道一定要找他。我畫了一些簡單的草圖把這個角色的一些特點畫出來,有位設計師也提供了一些想法,後來我們就綜合了所有的想法給了他,然後他就想出運用頭套和面具做出了一些設計。他做的真的很棒。一開始我們想要讓這個人物的表情更加猙獰扭曲,但後來發覺五角星是個很不錯的設計。

 

Scream:接下來有什麼計劃呢?

 

迪布拉西:我有一部作品參與了恐怖奇幻影展,叫做《Most Likely to Die》由《歡樂合唱團》(Glee)的希絲莫瑞斯(Heather Morris)以及網路紅人巴利茲希爾頓(Perez Hilton)領銜主演。是一部虐殺電影,預計五、六月會上映。還有一部懸疑片目前在後製階段。

 

Scream:你最喜歡的恐怖電影是哪一部?請說明喜歡的原因。

 

迪布拉西:這或許聽起來狠老掉牙,但我想應該是《鬼店》(The Shining)。我記得是很小的時候看的,所以我一直覺得這是唯一一部有著實讓我感覺到驚嚇的電影。《吸血鬼就在隔壁》(Fright Night)以及《美國狼人》(An American Werewolf in London)這兩部我都看過很多次。我很喜歡有大量特殊化妝的電影,那就是恐怖電影吸引我的特質,製造怪物的過程。

 

預告:

 

 

來源:

http://www.screamhorrormag.com/anthony-diblasi-talks-the-last-shift/

K.I.外電特報

獨立影展、奇想科幻、午夜驚魂、歐陸藝術、日韓風情、Cult到不行
KinoINDIE外電小編臥底全球網海,天天為你捎來最火燙的獨立電影新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