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oindie

如同詩詞裡絕美的意境《LoveTrue》找尋真愛的真面貌

原作者:Aimee Knight (Little White Lies)

 

「我希望可以拍一部從頭到尾都只有好事發生的電影。」主角之一的失戀孤獨衝浪者又是單親爸爸的威爾亨特(Will Hunt)這麼說。2011年以結合歌舞元素的紀錄片《Bombay Beach》獲得紐約翠貝卡電影節最佳紀錄片的導演艾瑪哈爾(Alma Har’el)推出全新紀錄片,企圖以形狀、顏色刻畫出愛情的樣貌。《LoveTrue》並不是一部劇情沉長的故事電影,而是像有著各種色彩又充滿意境的美妙詩詞。基督教的哥林多前書中的一段話悄悄為電影揭開序幕,不僅讓人看到意象中的含意也是導演艾瑪哈爾的特色之一。

 

威力是個平凡的青年,在夏威夷過著樸實的生活。以賣椰子水維生並想盡辦法賺奶粉錢讓孩子能過好的生活。鏡頭轉到阿拉斯加,宅女布蕾克有著與個性形成強烈對比的工作,擔任脫衣舞孃的她必須在工作和男朋友之間忙碌的生活取得平衡。住在紐約的維多莉扛起養家重擔要負擔一大家子的生活家計。劇中的主角們雖然分散在世界各地,有著截然不同的生活環境,但彼此之間有著一個共通點。他們都將啟程展一場探索愛情的真摯旅程。

 

《LoveTrue》刻畫出各種不同的愛情,男女之間的愛戀、家人之間的親情、對宗教信仰的依戀或是對工作的熱忱。然而,每件事總有不同的解讀觀點,人性除了有溫暖的一面也有著令人恐懼的陰暗面。威力看似是個和藹可親的爸爸,但內心中潛在著暴力因子令人害怕。布蕾克幼時的悲劇經歷成了揮之不去的夢魘緊緊糾纏。維多莉選擇忽視爸爸有暴力傾向的事實與可能造成的危機。劇中呈現出各種愛情的面貌,唯獨缺少了友情,令人感到好奇。三位主角都是年輕人,但卻都孤獨一人,缺乏社交生活。

 

導演哈爾選擇聚焦於主角們的家庭生活,離婚、霸凌、寂寞和被拆散的家人,有愛就有恨,伴隨而來的是恐懼與焦慮。與主角們的訪談也精細的透露出他們對於自己的夢想抱有極度的狂熱,但卻又似過度的天馬行空。而太迫切的渴望反而會成為一種負擔,產生焦慮,就像是雙腳深陷於淤泥之中無法前進,感受不到人生的多采多姿。

 

作品向來極具美感藝術的視覺設計,觀眾們勢必會再度被導演哈爾精心打造的視覺饗宴感到無比震撼。而她嘗試在紀錄片中採用字幕文字敘述而不是傳統的朗讀方式呈現出這三段故事,大膽嘗新但也引來負評被認為會使人分心。原本就有著較為不討喜的性格,而文字剝奪了主角們的色彩,讓觀眾更無法產生同理心去試著了解這些令人又愛又恨的人物。本片的執行製作人,以《變形金剛》(Transformers) 系列電影走紅的男星西亞李畢福(Shia LaBeouf)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原本是好萊塢炙手可熱的一線小生,卻成了走鐘男星。負面新聞不斷,引發爭議,然而不可否認的是他深厚的演藝實力,粉絲們也因而對他又愛又恨。

 

身為導演、製作人、藝術指導和編輯的哈爾有著獨特的願景。表演藝術有著非凡魅力深深的吸引著她,因而結合虛構和真實的故事讓紀錄激盪出新奇鮮豔的火花。特別在幾幕中讓主角的家人與演員所扮演的角色互動,企圖發掘出主角心中最真摯的情感。維多莉的父親與演員所扮演的妻子即興演出,但最後仍然跟和早以跟家人若即若離的生母見面。紀錄片融合虛構與真實事件的拍攝手法近來掀起潮流,《計程人生》(Taxi)、《凱蒂扮克莉絲汀娜》(Kate Plays Christine)皆運用此手法,演員透過揣摩當事者的心境也能磨練演技。然而,在《LoveTrue》當中的技巧手法卻顯得較為粗糙似乎有些勉強也是劇中美中不足的地方。

 

世界中充滿各種人,性格的不同也會產生摩擦,讓人排斥。威爾亨特在劇中告解「我一點也不特別。我只是一個平凡人。」缺乏的自信和憂鬱的特質或許讓他不受歡迎,但不是每個大銀幕中的人物都會擄獲觀眾的心,尤其是在一部探索愛情的故事中,這就是主角們脫胎換骨的開始。就像是布蕾克和維多莉一樣,在能夠愛別人之前,他必須先學會愛自己。

 

預告:

 

​來源:

http://lwlies.com/reviews/lovetrue/

K.I.外電特報

獨立影展、奇想科幻、午夜驚魂、歐陸藝術、日韓風情、Cult到不行
KinoINDIE外電小編臥底全球網海,天天為你捎來最火燙的獨立電影新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