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oindie

《婚禮夜驚狂》導演自殺身亡 詭異巧合令人發毛!

原作者:Ofer Aderet (Haaretz)

 

兩年前在前往《婚禮夜驚狂》(Demon)的拍攝現場時,波蘭導演馬辛羅納(Marcin Wrona)的導航系統竟意外故障。在接受波蘭媒體專訪時他表示衛星導航系統出錯把大家帶到了一個小鎮,沒有人知道確切的位置和方向。突然間,一個巨大的猶太教會堂出現在眼前。我們下了車,完全不敢相信竟然會在如此神秘的地方。我把這整件事情視為是一個預兆,我必須要完成這部電影,而且劇情是如此的敏感又嚇人,宛如揮之不去的夢魘緊緊跟隨。

 

《婚禮夜驚狂》是由以色列及波蘭共同製作,在波蘭南部的博赫尼亞小鎮拍攝。羅納也坦言在拍攝這部極具情感深度的電影時確實會激發出自殺氛圍。他受邀擔任嘉賓前往以色列參與海法國際影展(Haifa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的首映會,但他卻遲遲未出現。就在首映會的前十天,羅納與工作夥伴前往格蒂尼亞參加當地的電影盛事並在飯店房間內的廁所上吊自殺。

 

根據波蘭媒體報導,導演馬辛羅納因《婚禮夜驚狂》未能在格蒂尼亞電影節贏得大獎心情大受影響導致他藉酒消愁,感到極度失望憂鬱並備感壓力因而選擇走上絕路。羅納的傳記故事及他受訪的報導紛紛與作品《婚禮夜驚狂》的題材有著詭異的巧妙連結。以全新的觀點詮釋出猶太傳說,一個備受折磨又感到迷惘的失落靈魂。《婚禮夜驚狂》為古老的猶太附身著魔(dybbuk)傳說添加更為神祕的色彩和渾然不同的解讀。《婚禮夜驚狂》在希伯來語就是被取名為《Dybbuk》意指著魔。有別於在S安斯基(S. Anksy)的舞台劇版本中,失落又渴望被愛的靈魂附身在新娘的身上,羅納的觀點敘述出被鮮血染紅的波蘭,在猶太人大屠殺中不幸喪命的亡魂附身在新郎身上的怪異事件。

 

以色列演員伊泰提倫(Itay Tiran)在劇中飾演一名在未婚妻的故鄉波蘭舉行傳統婚禮的英國新郎。就在婚禮的前夕,他興高彩烈在院子裡動工開挖,要建造兩人未來的新家卻意外的挖出了一具白骨,被掩埋在土裡數十年的猶太人遺骸。重見天日的白骨成了他揮之不去的恐怖夢魘。原本歡樂的婚禮氣氛瞬間凝結,瀰漫著怪異的陰森氛圍。

 

巨星殞落,前途大被看好的導演馬辛羅納1973年出生於波蘭東南部的塔爾努夫。在二次世界大戰前夕,塔爾努夫的人口有將近一半以上是猶太人,在納粹奧斯威辛集中營、貝爾賽克滅絕營、克拉科夫普拉佐集中營還有附近的森林中慘遭殺害滅口。羅納的父親有暴力傾向,經常對妻子及孩子拳腳相向,並擔任驅魔師維持家計。年幼的羅納經常在父親身邊目睹整個驅魔儀式。

 

羅納在波蘭鑽研電影學並成為了傑出的導演,曾推出許多知名的電視影集及電影作品。他生性好強,而外界的負評更是激發出他強勢的競爭力。2009年推出首部劇情長片《My Flesh My Blood》描述一名瀕臨死亡邊緣的波蘭拳擊手渴望能有個孩子,而一名越南籍女子為了獲得波蘭公民的身份同意為他生子。在人性的促使下,原本冰冷的交易有了微妙的變化。羅納曾表示他的第一部作品與移民有關,這是一個存在他家鄉中的無形社會。2010年推出《The Baptism》講述一名罪犯洗心革面來到華沙展開全新的生活,好友也將他視為孩子的教父,然而荒誕的過往歲月成了揮之不去的驚悚夢魘緊緊跟隨著他。

 

在劇中被附身的男主角及所出現的鬼魂隱喻著現代波蘭社會的離奇現象。猶太人已從波蘭社會中消失匿跡多年,然而令人鼻酸的殘忍歷史過往卻緊緊跟隨著波蘭人。最近期的案例就是在施工的華沙地區挖掘到了猶太妥拉經卷和被埋在地底多年的猶太古物。在波蘭Markowa城鎮設立了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總統致詞時表示感謝那些不顧自身安危拯救猶太人的波蘭人民,並對於他們的勇氣讚賞有加,但隻字未提到殺害或是將猶太人交給納粹的波蘭人民。離奇怪異現象也在華沙附近一帶的社區頻頻傳出。家中物品在空中亂飛、還會出現怪異聲響。恐怖遭遇被錄下放上網路,鬧鬼之說甚囂塵上。

 

猶太波蘭人的幽魂附身傳說終究只是個傳說也是個隱喻。然而,實際上到早期猶太社區走一走就能親身感受到那股說不出的奇異力量。當地的居民裝扮成猶太人經營餐廳,耳邊不時傳來猶太宗教音樂還會有希伯來語的餐廳招牌寫著「歡迎蒞臨來一場以色列美食饗宴」。種種現象反映出人們對於在此根深蒂固的文化傳統深深的迷戀。而一年一度的猶太慶典及在華沙地區所建造的博物館也是這股潮流及追隨文化的最佳證明。

 

波蘭電影近來也搭上這股風潮,讓猶太文化永遠傳承下去。2013年榮獲華沙電影節最佳影片、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的《依達的抉擇》(Ida)由英籍波蘭導演帕威帕利科斯基(Pawel Pawlikovski)執導描述在修道院長大的孤兒,在宣示終生成為修女的前夕得知自己其實還有個阿姨,是她在世上唯一的親人。她決定與素昧平生的阿姨見面,抽絲剝繭挖掘自己的身世並發現自己家族在納粹佔領時期遭到殺害的殘忍過往,而她真正的名字叫依達。劇中出現遺骸從土裡被挖掘出來的場景,更是令人深刻感受到猶太人遭到自己鄰居殺害的悲憤殘忍感觸。波蘭美國籍文學作家楊湯瑪斯葛羅斯(Jan Tomasz Gross)在2001年所出版的《Neighbors》也震驚了波蘭社會,激起人民的情緒。內容揭露了在大屠殺時期,波蘭村名是如何殘忍將身為猶太人的鄰居痛下毒手殘暴的殺害。在2012年,小說被翻拍成電影《沉默的共謀者》(Aftermath)由波蘭籍導演魏迪斯勞帕希科沃斯基(Wladyslaw Pasikowski)執導。2013年由德國、波蘭及法國共同製作的《Run Boy Run》劇情改編自以色列作者尤里奧萊夫(Uri Orlev)的小說,講述一名猶太人如何逃離華沙集中營成功躲過一劫僥倖生存的驚險過程。

 

《婚禮夜驚狂》伊泰提倫所飾演的男主角在婚禮展開的過程中逐漸失控的靈感其實來自於20世紀知名波蘭劇作家斯坦尼斯拉夫維斯皮安斯基(Stanislaw Wyspianski)的舞台劇《婚禮》(The Wedding)。波蘭大師安德烈華依達(Andrzej Wajda)1972年將舞台劇搬上大銀幕,在劇中也是呈現出在結為連理的神聖儀式中所發生的匪夷所思的怪異事件,隱喻著波蘭邁向獨立的掙扎過程。《婚禮夜驚狂》提蘭與準新娘的婚禮發生在已經獨立的波蘭社會,然而一切都只是形式上而已。過往的亡魂仍然緊緊跟隨著波蘭人民,交織成駭人聽聞的驚悚夢魘。

 

作家楊湯瑪斯葛羅斯接受以色列媒體訪問時表示,其實要破除附身魔咒的方法很簡單。波蘭人民必須接受並承認這段殘虐的歷史過往,並坦承這件事情發生在上一輩的世代。展現一些同理心並為亡者哀悼。

 

《婚禮夜驚狂》絕對讓波蘭人民的心靈離解脫更加向前邁進。然而,導演突如其來的噩耗究竟是冤魂作祟抑或是自己的好勝心所致。謎底或許永遠都不會被揭曉。導演馬辛羅納的遺孀獨自前往海法國際影展並代替丈夫受領獎項。評審團也在影展中表示對於影壇失去一名致力於推廣波蘭文化的巨星深感遺憾。

 

預告:

 

來源:

http://www.haaretz.com/israel-news/culture/movies/.premium-1.714079?=&ts=_1485242063395

K.I.外電特報

獨立影展、奇想科幻、午夜驚魂、歐陸藝術、日韓風情、Cult到不行
KinoINDIE外電小編臥底全球網海,天天為你捎來最火燙的獨立電影新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