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oindie

美國與蘇聯的奇異宇宙之戰《我送阿姆斯壯上月球》掀起險惡陰謀論

原作者:Jacob Hall (Slash Film)

 

加拿大知名獨立電影人麥特強森(Matt Johnson)像是變魔術般輕易的將虛擬與真實的世界玩弄於股掌間!自編自導自演的《我送阿姆斯壯上月球》(Operation Avalanche)劇情搞笑、幽默、陰森、刺激又怪異!情感層次豐富的故事,魅力橫掃各大影展成為亮眼吸睛焦點!以偽紀錄片的方式敘述出充滿爭議的歷史事件,描述為了贏得太空角力之戰,CIA探員奉命擔任臥底潛入阿波羅登月計畫小組,打算拍攝所有的一切。然而,在過程當中他們竟發現一個天大的秘密!引發爭議的計畫,阿波羅登月被許多人視為是美國最大的陰謀,阿姆斯壯根本就沒有踏上月球半步!

 

導演麥特強森與製作人馬修米勒(Matthew Miller)想盡辦法要帶觀眾穿越時空,他們必須在有限的預算之內重現60年代的風華場面。拍攝過程就跟劇情一樣離奇刺激,一群人甚至還佯裝成觀光客進入美國NASA太空總署拍攝片段!專訪導演強森及製作人米勒,兩人大方分享拍攝趣事還加碼大爆料火熱秘辛!

 

強森:嘿!你好啊!你是奧斯汀人嗎?

 

Slash Film:對阿,我是。

 

強森:酷斃了!我們超愛奧斯汀這個地方。

 

Slash Film:我昨天有去參加試片會,過程很順利耶。感覺現場氣氛很high,大家都很投入。

 

強森:對啊!超奇怪的,真的沒想到!很謝謝大家。我覺得是奧斯汀這個地方的關係,這裡的人很喜歡揭發陰謀論這種離奇的主題。我們在其他地方都有舉辦播映會,也都很順利,但昨晚真的太棒了!我沒有在現場,但我知道很多人看完之後一直不肯離去,狂問一堆問題!大家內心中真的都有很多疑問!

 

Slash Film:這就是你們的靈感來源嗎?對於陰謀論的興趣,還是登陸月球的這個議題?

 

強森:兩者都不是。我們只是想要創作一個關於偽君子,滿口謊言,將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的故事,探索這樣的因果輪迴。我們的第一部作品《The Dirties》也是這一類的主題。我們操弄虛擬與真實的世界,將真實世界的元素融合到虛構的故事之中,觀眾們自己去分辨真偽,過程很好玩。但拍攝《我送阿姆斯壯上月球》時,又是截然不同的經驗。差別在於這一部作品是在講述人們如何操弄媒體扭曲真相。

 

Slash Film:是誰的主意?你們一起想出來的?

 

強森:我們想法一致。當時我們在Slamdance影展播映《The Dirties》,在回程的途中我們就立馬開始構思下一個作品。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很多事情都是得來不易,就是突然靈光乍現這樣!

 

Slash Film:《我送阿姆斯壯上月球》在看了二三十分鐘後就會發覺,與其說是陰謀論,這部電影其實是在講述拍電影的樂趣。

 

強森:正是如此。

 

Slash Film:以某種角度來看,這部電影是在講述歷史上最轟動的經典劇作形成的整個過程。

 

強森:沒有錯!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你是不是偷偷的在追蹤我?

 

Slash Film:我發誓,絕對沒有!

 

強森:登陸月球的片段是人類見過最經典的影片。我們就想說,這段影片背後的故事一定精彩無比,如果公諸於世必定會造成轟動!他創造了永垂經典的轟動影片,當所有人都為之瘋狂時,他卻只能隱身在幕後,所有的功成名就只能擺一邊。你想想看,這會讓人多彆扭啊?該用什麼樣的心態來面對?

 

Slash Film:馬修,身為製作人,在拍攝《我送阿姆斯壯上月球》時,你有受到什麼樣的啟發呢?

 

米勒:這一切對我而言都意義重大。與其說麥特是導演,他更像是製作人。所有細節都是他在處理,他聯絡贊助商,跟CIA主管洽談。大小事都由他一手包辦!

 

強森:沒錯!

 

米勒:他在劇中做簡報的那一幕,從倫敦回國後並得到好消息,還有我們真的在向獅門娛樂做提案時,一樣的情節但他所呈現出的情感卻是截然不同的。他非常著重於在小細節上,而且能夠精細的呈現出豐富的層次感。

 

Slash Film:這部片子中有我非常喜愛的角色人物,就是那種看起來呆呆的,總是不被看好的人。但實際上幽默風趣又非常聰明,內心充滿熱情,工作能力很強大的那種人。你們是如何架構出這樣子的人物呢?

 

強森:那是現實生活中的人物倒影,社會中真的有這樣的人呀。我覺得這類型的人經常遭到排擠,普遍在電影之中也時常被忽略,可能只是配角或是被嘲弄的對象。有些人認為太過多的熱情與執著其實不太好,會逐漸逼出人性的黑暗面。但我覺得能夠有這樣滿腔的熱情是一件好事,富有正面能量,會覺得這是一件壞事的人應該是見不得別人好吧!沒有錯,這一類型的人可能不太會想或是常常出槌,但他們充滿理想又樂觀,所以一定會有一番成就。我們很喜歡將這一類型的故事搬上大銀幕,因為觀眾看了一定會信心大增,更有勇氣去追逐自己的夢想。在接觸自己不熟悉的事物時一定是一大挑戰,也會讓自己看起來像個白癡,因為確實什麼都不懂,而周遭也一定會有人對你冷嘲熱諷,不看好你。也正是如此,我們才更需要滿腔的熱情,少了這股熱忱與衝勁根本什麼也無法達成。這一類型的故事會讓我有很多感觸,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人。

 

米勒:這也是整部電影的主軸,遊走在悲觀與樂觀兩個極端之中。一個人為了獲得成功不擇手段,而在達到目的後發覺雖然獲得了勝利但過程中也失去了很多。

 

強森:對的。

 

米勒:達到目的之後,回頭望去,思索著,這真的是我想要的一切嗎?

 

強森:根本就毫無意義啊!

 

Slash Film:劇情氛圍緩緩的從搞笑幽默轉變成灰暗緊湊的陰謀論,而我對於劇情太過於著迷,宛如身在其中根本沒有察覺到氣氛的轉變直到事情發生後才恍然大悟。你們是怎麼辦到的?

 

強森:我們其實一直都有種感覺,劇情走向最後會步入黑暗的一面,這就跟《The Dirties》是差不多的情況。氣氛營造並不是靠後續剪輯,而是故事中的角色們隨著情勢的轉變讓他們的心態及立場也跟著變換。鏡頭前的演員們所呈現出的觀點左右著整個電影的氣氛也連帶的會影響到在幕後記錄著一切的人及看事情的角度。

 

Slash Film:其中一幕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用長鏡頭一次到位的飛車追逐。我非常的敬佩而且整個過程非常緊湊刺激。

 

強森:基本上就跟你所看到的一模一樣。

 

米勒:唯一的特效就是那些彈孔,是後製上去的。除了這個之外就是麥特開車,然後由特技演員負責駕駛另一台追他。麥特開的那一台車是為了這片子所購買的,所以可以愛怎樣就怎樣。那天就是一整天在彩排,直到傍晚日落時,整個氣氛超完美的時候在實際上拍攝。然後之後花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把彈孔後製上去。我們沒有太多的製作預算,所以沒辦法封街拍攝之類的,其實整個過程很難搞,非常耗費心神。不過,很好玩就是了,我們知道這一定會很有戲劇效果。我們很喜歡《人類之子》(Children of Men)這一類型的拍攝手法,一鏡到底並且長達九分鐘。就算是不太懂電影學的人也能夠很清楚的看到卓越的拍攝技巧。

 

Slash Film:我知道這部電影的製作費用不算高,但電影中有許多驚人的視覺效果,我猜你們應該運用了許多花絮影片?

 

強森:沒錯,很多的花絮影片,很像是《阿甘正傳》(Forrest Gump)。若你覺得我們不太可能有辦法打造出這樣的場景,基本上就是我們把人剪輯到素材影片之中。最造成轟動的就是跟大導演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有關的那幾幕,還有我出現在舊相片之中,那些都是來自於《2001太空漫遊》(2001:A Space Odyssey)的場景。

 

米勒:不過也有不少特效鏡頭,像是麥特站在倫敦塔前手裡拿著手機,那是不小心拍到的所以後來修成他手裡握著巧克力棒。還移除了一些不像是那一個年代會有的建築物之類的。

 

Slash Film:你們是一開始就計畫好要以偽紀錄片的方式呈現這部電影嗎?

 

強森:是的,我們的第一部作品也是相同的模式,這樣的技巧可以讓觀眾看見故事中豐富的層次感。而且很有趣的是我們是想要呈現出他是如何創造出轟動全球的經典影片,而他也記錄著整個影片拍攝的過程,這樣使得他看起來像是個間諜,但也有人說像是個超級巨星。這會讓你懷疑你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會覺得奇怪這個男人為什麼要錄下自己的一舉一動?他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有很重要嗎?這些問題有著出乎意料的答案。

 

米勒:這樣的製作方式很有經濟效益,我想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低成本的電影都偏好這一類的製作方式,《The Dirties》就是運用這樣的技巧。《厄夜叢林》(The Blair Witch Project)可以稱做為偽紀錄片的開創始祖。我們並沒有很多預算,所以也不可能以好萊塢動作電影的規格拍攝飛車追逐的場面。那樣會花費很多錢,還會需要很多的協助及資源。

 

Slash Film:美國NASA太空總署看過這部電影了嗎?

 

強森:還沒有,不過我們有邀請他們到SXSW電影節來欣賞,可是他們沒有出現。他們還沒有看過電影但已經向媒體發表評論了。

 

米勒:我們讓NASA感到失望透頂。

 

強森:雖然我們讓NASA失望了,但我想他們看過電影之後會改觀。試片會其實來了一些NASA的人,他們看了之後陷入瘋狂呀!有一個甚至還說他感到非常滿意,這讓我們覺得很驕傲。

 

Slash Film:我個人的印象中工程師與科學家,通常對於自己的工作充滿幽默感。

 

強森:我也這麼覺得。所以我認為他們應該會很喜歡。

 

Slash Film:是否有請專業人員執導你們一些技術層面的事情?

 

強森:一開始撰寫劇本時我們有請到噴射推進實驗室的人來擔任顧問。後來我們開始對於NASA的歷史有深度的瞭解,因此到最後我們就開始自行處理了。不過我們有把作品拿給廣泛的專家們看,NASA除外,他們也提供了許多修正建議。我們不是史丹利庫柏力克所以沒有NASA的專業顧問來幫我們。

 

Slash Film:說到庫柏力克,你們是如何獲得他的同意使用相片及《奇愛博士》(Dr. Strangelove)的片段?

 

米勒:兩個過程非常不一樣。相片的使用權真的費了好大一番功夫,不管我們有什麼提議都被打槍。但使用《奇愛博士》的片段其實在談的過程就沒那麼複雜,這個就比較好說。

 

Slash Film:現在忙些什麼呢?開始拍攝下一部作品了嗎?

 

強森:我們運用同樣偽紀錄片的技巧及手法拍電視劇,叫做《Nirvana The Band The Show》。是一部喜劇,劇情基本上就是關於一個樂團在演藝圈打滾,想要出名的故事。有機會的話你一定要看看,我們對於這部作品感到非常極度的驕傲,很滿意。我們拍電影所用的那些招數,你知道的,就是那些犯法的小東西,我們在這部電視劇玩得更大!

 

Slash Film:可以解釋一下你所謂犯法的小東西是指哪些事情呢?在拍攝《我送阿姆斯壯上月球》時你們犯了什麼法?

 

強森:很簡單,就是在未獲得場地使用權的狀況下就進行拍攝,還有把一些不願意露臉的人也拍到電影中。

 

Slash Film:能否請你舉個例子呢?

 

強森:我們潛入到NASA太空總署,在未經他們同意之下進行拍攝。

 

Slash Film:你是在開玩笑吧!到底真的假的!?

 

強森:我很認真。

 

Slash Film:我完全沒有察覺耶!太酷了!我還以為那都是你們搭的場景!

 

強森:我們假裝成觀光客,說是要來參觀的,他們也信了。所以我們就進到裡頭拍攝了。

 

Slash Film:你們是怎麼辦到的?他們沒有追究嗎?

 

米勒:律師說只要離開了,在那個場地所拍攝的影片就會是屬於我們的。他們是一直到我們拍完離開後才發現。這名律師之前也有擔任過《逃離明天》(Escape from Tomorrow)的顧問律師。

 

Slash Film:我真的沒想到你們會大喇喇的走進NASA太空總署拍電影耶!

 

強森:真槍實彈。那些電影中所出現的NASA工作人員完全不知情,不知道自己成了電影中的大明星!

 

預告:

 

來源:

http://www.slashfilm.com/operation-avalanche-interview/2/

K.I.外電特報

獨立影展、奇想科幻、午夜驚魂、歐陸藝術、日韓風情、Cult到不行
KinoINDIE外電小編臥底全球網海,天天為你捎來最火燙的獨立電影新訊